Chapter1
不过在一生中的许多时间里,她也有这样的经验,感觉到自己被人包围着——那些人就是想一点点地吸走她的注意力、她的时间和她的灵魂。而她呢,通常总是由着他们这样做的。——爱丽丝·门罗
 

《2018年11月7日脑洞》

假装是竞竞和雪雪。做小动物真好,虽然没有语言和文字,但爱慕的小尾巴却会轻轻地靠向你——这样一来,你就能原谅我的装腔作势和言不由衷了吧?


今天也没有饿肚皮,咕(›´ω`‹ )


《2018年10月31日树洞》

算来竞竞也正式奔五了,希望他未来的偶生能顺遂起来吧。

《2018年10月22日树洞》

总共也就一千块钱的项目,一毛没发就要填下拨款项使用情况,还这个表那个表费时费力费人工,有这个精力我宁可花在打磨论文上……自从【哔——】之后,跟钱沾边的项目越来越复杂了=L=

《2018年10月9日树洞》

意外发现了一个和自己一样,坚定地希望竞竞当王,以及对当年苗疆线看法一致的道友,真是老怀大慰,热泪盈眶!竞竞啊,虽然你退位已逾四年,但是,仍然有人怀念着那逝去的故国,希望这一份份信念能够让消失于历史间的你感到欣慰吧。

《2018年10月7日树洞》

噫,又不小心发现一篇博论有抄袭嫌疑,没想到吧,四年之后也有人正巧读了那段原始文献耶( ͡° ͜ʖ ͡°) 

《2018年10月3日树洞》

应该说,即便对对方的本性心知肚明,也难以降低被伤害的实际程度,尤其是因为根本无法“舍弃”对方,也就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咬牙忍受。

世间总在宣扬自我的强大,可是光凭这份强大是无法驾驭狂暴的人生的。因为人并不能独自生存,是以不可能回避那些必然要经历的苦难。如果可以,谁不想遇到更好的人呢?可是在与之相遇之前,还不是得接受不公允的事实?在这样漫长的可怖的磨难之中,或许终有一天,那份不确定的期望会被蚕食殆尽,自我存世的价值也会遭到质疑——也许从没有什么更好的,也许你并不值得更好的。

《2018年9月28日树洞》

听闻最近小千雪和老温玩得很开心,互相宠来宠去,不觉心里甜蜜蜜,然而甜不过半刻,就又感到很失落啦。

想来小千雪并没有和竞竞这样玩耍过吧,即便玩耍过,肯定也是久远的童年往事。他们两个最令我难过的事,向来只有一件,那便是可相惜却难相知。阴差阳错,终究失却了成为灵魂伴侣的可能。

其实在情爱之前,更希望他们两个是亲密无间的朋友,而不是依赖不稳定的多巴胺分泌。是不是彼此爱慕着已经不重要了,只是盼望有朝一日,小千雪能和竞竞这样平静地玩耍,下一下无聊的棋子,说一说无聊的闲话,度过无聊而漫长的一天又一天,不会觉得不耐烦,也不会觉得对方真讨嫌,相见时便由衷地快乐,离别后也不会只剩下不安。

可是我知道这点愿望...

《2018年9月13日树洞》

听闻小千雪和别小楼也结交上了,他跟竞竞终于有了一个共同的朋友啦,可喜可贺!ᕕ ( ᐛ ) ᕗ希望星月夫妇能借小千雪和竞竞一点姻缘力量,让他们能够早日冰释前嫌,相与为欢

《2018年8月29日树洞》

重新校自己五年前的译稿,脑内疯狂喧嚣着:看老子不打断你的狗腿!这么个聱牙戟口的玩意儿到底是怎么搞出来的啊!!!

可见,自己是多么嫌弃自己(›´ω`‹ )

但是,出版社居然不把一校给我看,现在二校还要改这么多,编辑真的不怕工作量太大吗……

所以,到底为什么没给我一校,迷之不解_(:з」∠)_

《2018年8月13日树洞》


饱含热泪地扛住!

仿佛孤独的竞竞ಥ_ಥ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HistoricalPics:

“狼”

《2018年7月29日树洞》

虽然现在学术会议上年轻女性的数量越来越多,但在与上/峰相关的许多项目中,女性却是少之又少,甚至还会出现一个都没有的情况。在这些多由中老年男性组成的活动中,女性往往只承担边缘性工作,并且通常还挺乐意接受或安逸或机械的身份安排。所以,严重不平/等的发生地之一,正是○○内,但这又并非是难以理解的,凡是利益牵涉深重的区域,为了维持并发展,势必易于向保守靠拢。

《2018年7月23日树洞》

和喜欢的小姑娘分享快乐的事,感觉明天的战斗不在话下。爱可以拯救一切:D

《2018年7月15日树洞》

上戏是老竞,下戏就是竞竞,还套肚兜式围裙炒番茄蛋炒饭咧,还故意比小千雪矮半个头咧,官方climax的同时,竞日孤鸣的硬汉形象越发不保啦。


《2018年7月12日脑洞》

陪叔叔困觉的雪雪,心里美滋滋( ͡° ͜ʖ ͡°) 


《2018年6月22日树洞》

冷CP爱好者最害怕遭遇的事,大概就是忽然与人类伦理相悖了。比如早年间暗戳戳地萌过意琦行X澡雪——凡铁,不配,一向不喜欢你,辛苦了,赐你长眠于此——多么熟悉的陈世美和秦香莲气息。现在澡雪还真给化出人形,结果却是个小崽子,好歹给弄个少年人,这CP也就不那么牢饭相了啊ಠ_ಠ

超凶。非洲朋友不惧高温:)

是活泼的小朋友:)

《2018年6月11日树洞》

啊,老竞,既然生不如死,当初为何不咬牙坚持下去,要是不放弃,讲不定现在已经讨上媳妇生好二胎开疆拓土光耀祖宗咧,再不行,索性效仿先贤,抹个脖子以证一身铮铮傲骨惨遭命运无情强/暴。自己选择越混越回去,就别老卖惨活在阴影里了,挖你的人参吧老大爷( ͡° ͜ʖ ͡°)#痛心疾首苦大仇深粉##求官方放过这位有智慧的孤寡老人# 

《2018年6月7日树洞》

老竞和老温就像两个相对的顶点,连成的对角线名叫孤独。老温的孤独是显性的,全天下都知道他高处不胜寒,实则他早被小女儿啊老伙伴啊老情人啊拽到地上,红尘滚滚里好不快活,已经活得非常有人间气;老竞就比较不讨好了,全天下的人都觉得他肯定不孤独,毕竟出身优裕,家里人又多,一天到晚热热闹闹小打小闹,脾气生得也不锐利,一看就是文明人没吃过苦。背地里却是,世间无有一人真正地理解他,共情他,爱护他。真诚地佩服老竞,他活得不戏剧,像个现代人,受制于原生家庭,但没有气馁,凭本事改变命运,改不了也不怨天尤人,终其一生都渴望灵魂伴侣,即便最终发现找到的几率太小,也会安慰自己有过程就算活过了。

《2018年5月20日脑洞》

就像曾经暗戳戳萌过老岳X老竞一样,我觉得小千雪X小鸩也许也可以……嘻嘻_(:з」∠)_

《2018年5月6日树洞》

惊闻新剧把老岳和小鸩类比成老竞和小千雪,心里非常满足噜,感谢编剧大恩大德,还记得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采参的老精灵( ͡° ͜ʖ ͡°) 

《2018年4月28日树洞》

偶然的情况下,读了白先勇的《树犹如此——悼念亡友王国祥君》。真挚而隽永的感情令人频频落泪,但最叫人伤怀的还是白先生对抵抗病魔的描述。我已经病了快三年,并且将继续久病下去,像诸如“我一向相信人定胜天,常常逆数而行,然而人力毕竟不敌天命,人生大限,无人能破”的言语,在曾健康时只会觉得老生常谈,它无法真正地走入我的心底。只有在病后,才会真实地体悟到何为人类的渺小,不,有时甚至连小都谈不上,任何力量都不值一提了,那是一种被来自自身的无形之物蚕食的过程,它让你愤怒,恐惧,悲哀,郁郁寡欢,饱受屈辱,无能为力……讽刺的是,我控诉的恶魔正与我融为一体。

我很清楚,我已经放弃激励自己做一个奥德修斯了,我不需要...

《2018年4月3日树洞》

一个晚上都在听小师弟八卦鬼故事,感觉有点抖霍霍,但是邻近清明节,又觉得抖霍霍才是过节的必备感受啊。

这个梗太有劲了。忘记小学作文怎么写,参考这篇作文的结构:http://www.eduxiao.com/zuowen3/1700.html,尝试写了一下( ͡° ͜ʖ ͡°) 


我最敬爱的人——我的叔叔

千雪孤鸣  二(1)班


      一想起我的叔叔,我的心头就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  我的叔叔,虽然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中学生,但他品学兼优,与人为善,是我爸爸心目中的“小...

《2018年3月18日树洞》

小鸩,恐怕隐喻了千千万万的天朝中年人。

一群奋斗过的平凡人,没有天赋就创造天赋,没有条件就开辟条件,默然地承受着生活的全部重压。他们总做着自己的事,但似乎又不全是自己的。他们通常不喜欢玩笑,尤其是现下流行,也不喜欢妥协,因为那显得太过软弱,还不喜欢任何一种浪费——时间、口舌、金钱、精力、爱……他们不喜欢这个,不喜欢那个,甚至也不喜欢自己。

他们同样不擅长表达,即便面对心爱的人与物,也不能稍稍温柔下姿态,总是用咄咄逼人去替代内心的担忧、害怕与依恋,随后在毫无回应时独自舔舐伤口。在漫长的岁月中,他们丧失了大部分对感性情节的反应能力,即便在内心深处,又是那样柔软与真挚。他们是世界上最害羞最笨拙的...

掉线后回来查了剧情,已被虐得没脾气。只求同生或共死,以及别死得太惨……


===============

鹿林sukued:

豪哥!!小鸩!!QAQ
心痛得不能fu吸

《2018年3月8日树洞》

妈妈是过来人,她是睿智的,她在五年前对我与手帕交的评价具有前瞻性,但当时的我还没能看得更远,又或者经历得还不够多,因此太多时候都在一厢情愿,自欺欺人。

说实话,我越来越觉得与手帕交的交往是劳累的,也是布满伤痕的。尤其是当我偶然地表现出愿意依赖她的时候,她总是令我无比失望。我很庆幸我没有向她吐露得更多,因为出于本能的谨慎,以及出于对她历来行为的不满,我不愿意倾诉我的迷茫和软弱,我的怨恨与嘲讽,毕竟她的人生也并非静水无波,我不可能强迫她去感同身受,或者施舍一丁点的共情,那太困难了,对于很多人都是如此。

这段时间午夜梦回,我时常会感到恐慌,可能是因为年纪确实渐长,身体又越发疲弱,心灵也跟着胆怯起...

《2018年3月4日树洞》

许根荣爷爷的小胖鹅非常肥美,小狗子也是见过世面,不怕人。老爷爷童心不改,真好( ͡° ͜ʖ ͡°) 


《2018年2月21日树洞》

没所谓,释然了。只希望竞日孤鸣过自己想要的生活,闷声发大财:)。

《2018年2月16日树洞》

趁过年看了一点新剧剪辑。只想说,殷大姐,老岳怎么就变成你独有的了,首先老岳是岳夫人的,岳夫人走后,老岳就是亿万万中原人民外加现在亿万万苗疆人民的,再次,老岳还是属于小鸩等一干好友的,最后,老岳还是黑白郎君的。想想恨爷活了半辈子,忽然“被离婚”,那是多么惨绝人寰的事情?稍有良知,都该淌下长泪。如今君扬一扬怒眉,好不容易找回老对手,本该欢欣鼓舞,舞枪弄棍,好不快哉,你忽然娇嗔一句岳灵休是我独有的,唉,这言辞实在令人倍感担忧。毕竟,布袋戏世界恋爱脑的幸运率几乎为零,咱不如放弃谈恋爱,好好搞事业,金光事业搞得好的旦角,也就那么寥寥几人,何必单恋一根○呢?

此外,真喜欢小鸩啊,啊,小鸩,这种迷人的外冷...

虎哥真帅啊,胡子那么长,又有智慧,我要是女猫一定爱它( ͡° ͜ʖ ͡°)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市井喵和无人岛:

昔日还能在碗区悠哉悠哉地浪躺的波波虎

《2018年2月2日树洞》

但愿在某个空间里,千雪真的能成为竞日攻无不克的刀,披荆斩棘的剑吧。合十。

《【北狼】累月(2)》

***

凌晨三点钟,千雪颓丧地坐在路缘石上,被凉风吹得瑟瑟发抖。

他后悔不该置气地把外套留在车库里,更想念因一时冲动而丢进喷泉池的手机,这造成他不得不找了快一个小时,才找到一个破旧的公用电话亭,随后用兜里伶仃的硬币给罗碧拨了通电话:

“藏仔啊,是我……那个,我被人捅了……哎你别急,别急,放心,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……嗯,不过你最好快点,我扛不了多久……哎行行行行,扛着扛着,我铁定扛着……嗯,你快点啊,嗯,我知道,不说了,挂了哈。”

千雪挂完电话,就瑟缩地坐在马路牙子上。周遭黯淡而冷清,唯有公用路灯向他施舍着最低程度的温暖。

千雪既觉得愤慨,也觉得委屈,但更多的仍是恐惧,他忽然意识到,长...

《【北狼】累月(1)》

小故事延续《经年》的背景,差不多都到中年啦

不小心写长了,所以分成两段,看起来稍微方便点

其实是个超狗血的八点档,近年关啦,大家开心开心呀( ͡° ͜ʖ ͡°)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*

千雪孤鸣一边在水池边卖力地刷爪子,一边对隔壁的器械护士攀谈说:“你也被套住了?”因隔着口罩,他的声音听上去瓮里瓮气的。...

《2018年1月17日的幼稚病》

正好在展赵佶的《柳鸦芦雁图》,就围观了一下,左边的崽憨兮兮的,像雪雪,右边的崽奸笑连连,像竞竞。自从有了粉丝滤镜,时常吃得肚皮饱饱。( ͡° ͜ʖ ͡°) 


Blood and Guts

von 鹭巢诗郎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人类社会何尝不是狂暴的

《2018年1月9日脑洞》

今日份的幼稚病( ͡° ͜ʖ ͡°) 

两种原图在最后,需要的请自取:D


竞竞和雪雪( ͡° ͜ʖ ͡°)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转载自:lilothehusky

《2017年12月27日树洞》

今天才知道萨摩耶爷爷已经去世了,怪不得最近都没听到它苍老的叫声。年初告别外婆的那天,一个人耷拉着耳朵走在黑黢黢的夜色里,人世间的温暖仿佛被压缩殆尽,唯一与我同样忍耐与抵抗着的,是那只紧缩起肩胛骨,饥肠辘辘的黑色小猫,以及街道拐角五金店里榍石一样珍贵的灯光,在这些转瞬即逝的温暖中,萨摩耶爷爷犹如一位顿悟的先知,穿越过深海般噬人的夜幕,颤抖却顽强地向我走来,令我不由地感到惊奇,欣慰,动容,随后是自心底而萌发的钦佩——如此衰败,却也如此坚韧地与命运搏击,既没有用巧妙的言语,也没有可仗赖的智慧,只是凭借着想要存活的本能,便能紧拽住阿里阿德涅的线团。

而在夹缝之中的我,却时常遗忘汤因比的教诲:坚忍是对...

一只小天使( ͡° ͜ʖ ͡°) 

-------------------


转载自:lan P

Die Internationale

by Hannes Wader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啊,国际歌还是德语版的比较好听,没有大舌音真好哇,法语版总有种要开始走花腔的惊险感( ͡° ͜ʖ ͡°) 

It Is Well (Live)

by Bethel Music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丰饶的人世

依旧吸引着我

直到来时路没入黑暗之中

——赫尔曼·黑塞

《2017年11月29日暗戳戳脑洞》

岳灵休还蛮可爱哒,先暗戳戳萌一下他X竞竞吧。小千雪再见,你就好好过傻老爷们的日子吧!( ͡° ͜ʖ ͡°) 

《2017年11月28日树洞》

怎么才能像师兄这样永葆纯真?是因为他搞古典学,而我搞的是现代,所以我注定无数次直面近在眼前的幻灭,而他却能够不断享受被钦定过的光辉?

《2017年11月22日树洞》

我依稀记得Premier Li 还说过补助会涨嘞,怎么我校却跌了?你们不知道学生是一群看似穿着体面,但本质上只是拿个盆讨饭吃的“乞丐”?或许像我这样的土著没有太大的生活压力,但对外地旁友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好吧……不是说好爱护博士生的身心健康吗?是不是嫌每年跳楼的还不够多?ಠ_ಠ

一瞬间     by 布皮树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白日如此逝去

随之而逝的

是被我们正名的世界

——赫尔曼·黑塞

《【北狼/竞千】故事》

这次前面的话不知写什么了,也许这是个一言难尽的故事吧_(:з)∠)_

=================

================= 


(一)

千雪来到北竞王府已是十天前的事情了,这是他今年第一次坐客王府,距往年稍有提前。这几年来,他始终保持每年被“逮”住一回的频率,季节通常选在初秋,偶尔也会是深冬,变化主要取决于他行踪暴露的多寡,忤逆之事的大小,宫廷寻人的运道,或者北竞王病倒的时机。

可是这一次,千雪却意外地出现在盛夏。夏季本是前往北地避暑的好时节,但千雪结交广泛,从来不会缺少消暑的去处。千雪难得于酷暑滞留王府,起初心里也有几分新奇,他替突发热症的竞日开过...

《2017年11月16日树洞》

http://virus-cynthia.lofter.com/post/1d56e9b7_11a09a4b

看到这位道友提到最后的结局,不禁也跟着坐不住了( ͡° ͜ʖ ͡°) 。

最后一刻放弃我也久久不能释怀,应该说至今不能释怀,曾一度被这口陈年老痰憋到休克(噫,好恶心的比喻_(:з」∠)_)。这个结局对竞日孤鸣而言,不能说不是一个败笔,但是编剧巧舌如簧又是娃的亲爹,总能给自己找到分辨的理由哒( ͡° ͜ʖ ͡°) 。也因为观众对虚构角色的命运走向一般参考的是现实经验,而虚构...

天阙爷爷~呜汪~(*°▽°)ノ


-----------------

临池:

千雪会回来,竞日也可能会回来

而天阙,是永远也不会回来了……

(颢穹:我呢我呢?)

© Chapter1/Powered by LOFTER